紫禁緣霸流行頻道's Archiver

iatricwwe2395 發表於 2013-1-28 16:04

過橋

張傑他家住在城郊的直大方伯。

  這天晚上,他在市中心聽完音樂會,已是午夜時分,淒清一片,他略有倦意,驅車往回住所趕。

  車子過了大概三十分鐘,就行駛到離直大方伯不遠的一座橋,而看到這座橋,張傑不禁松了口氣,因為過了橋就是直大方伯了。

  正當這個時候,他發現眼前竟然出現了兩座橋。

  明明是一座,怎麼突然冒出兩座?他倒抽了口涼氣,雙腳有些發軟。

  於是,他緩了緩神,停了車子,走了下來,往這座橋走幾步,用腳蹬蹬,有一種腳踏實地的感覺,大概是這座吧,他暗自慶倖自己的聰明。但是還是不放心,走到另一座,用腳蹬蹬,讓他感到驚恐萬分的是,也有腳踏實地的感覺。他感到問題的嚴重性。想打手機問朋友,又怕人家都已經會周公去了。張傑聽很多有車的朋友說,在通往直大方伯的橋頭時,如果看到兩座橋,最好下麵撒泡尿,沖沖邪,要不然會撞鬼的。張傑想想也是。正當側過身準備開始撒尿時,旁邊來了一個陌生女人。

  她說,“先生,我們迷路了,請問直大方伯往哪兒走?”

  張傑說,“走過這座橋就是了。”他心想許是自己累了眼花吧,人家可能看到的就是一座橋。

  而那女人也沒有說什麼,就走了過去,接著她身後許多人都跟著上去。

  張傑看到這群人都是陌生人,面無表情。為什麼這麼多陌生人往直大方伯去?看看天色越來越晚了,馬上要淩晨了。他想,反正已經這麼多人都往這裏經過了,他不妨也往這座橋通過麼算了,車子停在這裏,等明天天亮再來取。

  張傑很快就追上這幫人。這幫人根本不說話,走路一點聲音都沒有,甚至沒有呼吸聲。張傑開始驚恐,瞪大眼睛一看,發現他們根本不是走路,衣服裏面空蕩蕩的,在飄移著前進,而且在月光下,根本沒有影子。他回頭看自己的車子,安然地停在對岸,張傑感到身子一個激淩。“這座一定是奈河橋了,”他馬上反應了過來,於是就拼命地往回跑,而橋卻漸漸地消失,剛跑過一半,另一半在眼前消失,張傑一聲尖叫,掉進了無底的黑淵……

  第二天,有人發現一輛旅行大巴夜間在通往直大方伯的橋上翻進河裏,所有的人獨了。

  一輛轎車停在岸邊,車子沒有任何破壞,車主卻了無蹤影。

  更讓人感到奇怪的是,旅行大巴的屍體在河裏一一找到,而轎車的車主張傑卻失蹤了,他到底到哪里去?

  晚報新聞如此描述,而且圓了這麼個場:昨晚一圖轎車主停車站在橋頭小便時,一輛旅行大巴突然而至,為避開車主,大巴墜入河中。目前轎車主失蹤。

  而事實上誰都沒有看到。

  這天110的接警電話響了,是一個叫張傑打來的,他說道:“110,我這邊迷路了!”

  可是等110再撥過去時,手機盲音。

頁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0.0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