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永遠的嬰兒(1-5)-5

老太太停了停,輕輕地說:“你有的。”然後,她指了指垃圾車,裏面有一堆亂蓬蓬的頭髮,人的頭髮,可能是在髮廊收來的,裹著厚厚的塵土。她說:“你看,我還收頭髮呢。”
  張古確實好長時間沒有理髮了,他的頭髮很長。他訕訕地說:“我沒事兒賣什麼頭髮呀?”
  老太太歎了一口氣,說:“不賣就算了。”說完,她又走了。這次她再沒有回頭。
  一陣風吹過,張古的長髮飄動起來,他感到天靈蓋發冷。他站在原地,一直看她推著垃圾車吱呀吱呀地走遠……
  他在琢磨,這個老太太什麼地方和那個男嬰長得像。
  他在品味她的表情,以及她剛才說的所有話。
  這天夜裏,張古做噩夢了。
  黑暗中,有一個人在他頭頂轉悠。他驚恐地坐起來:“誰!”
  正是那個老太太,她小聲說:“噓——別說話,是我。”
  張古說:“你來幹什麼?”
  她說:“我來收你的頭髮呀。”
  張古果然看見她的手裏拿著一把剪刀,閃閃發光。他說:“你滾開!”
  她沒有生氣,低頭從兜裏掏出一疊一疊髒兮兮的小毛票,遞向張古,說:“我把這些錢都給你。”
  這時候,她的老眼炯炯發光,上下打量張古,流著涎水說:“你的身上有很多值錢的東西,渾身都是寶哇。”
  接著,她神秘兮兮地說:“我除了收頭髮,還收指甲,還收眼珠,還收……”她朝窗外看看,更加壓低聲音:“我還收心肝肺。”
  張古已經嚇得抖成一團:“你去屠宰廠吧,我不賣!”
  她說:“豬鬃哪有你的頭髮好呀?”
  他開始求饒了:“你放過我吧……”
  她耐心地說:“你不懂道理嗎?秋天到了,我就要割你的麥子。指甲長了,我就要剪你的指甲……”
  他驚慌地用被子死死蒙住頭。
  她輕輕掀開被子,說:“還有一句呢——陽壽沒了,我就要索你的命。”
  然後,她輕輕按住張古的腦袋,開始剪。她的手法極其靈活,一看就是這類技術的權威。那把亮閃閃的剪子上下翻飛,從四面八方圍剿張古。他傻傻地看著,身子一點都動不了。
  “嚓嚓——”他的頭髮沒了。
  “嚓嚓——”他的眉毛沒了。
  “嚓嚓——”他的兩只耳朵掉了。
  “嚓嚓——”他的鼻子掉了。
  “嚓嚓——”他的兩只眼珠掉了。
  “嚓嚓——”他的心肝肺都掉了。
  他只剩下喉嚨了,他竭盡全力地喊了一聲:“救命啊!——”
  那剪刀立即又對準了他的喉嚨……

(未完待續)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