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舊樓冤魂

天空陰霾,風很大。一條地段十分偏僻的馬路,四周皆是要拆遷的舊樓。
  
  小梅一個人走在這條偏僻的馬路上,腳下的枯葉發出“咯吱……咯吱”的響聲,四周一片寂靜,寂靜得猶如一座死氣沉沉墳墓。
  
  小梅已經幾天沒合眼了,早上天剛濛濛亮,她就從家跑了出來。她家住得很遠,離這條馬路有十幾裏路,她就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。因為她的丈夫在這裏失蹤了,他的丈夫是一名拆遷工人,幾天前來這裏上班,便一去不回。生不見人,死不見屍。
  剛剛踏進這條馬路,小梅忽然打了個冷戰,她強烈地感覺到身後有人在跟著她。這讓她恐懼不安,兩腿發軟。小梅已經說不出來此刻有多麼害怕,她索性停了下來,深吸了一口氣,鼓足勇氣猛地轉過身——沒人。四周圍連個人影也沒有。腳下的枯葉“咯吱,咯吱……”迴響在這條空蕩蕩的馬路上,令她更加心悸。如果丈夫此刻在她身邊她便什麼也不怕了,想著丈夫她的心臟不由得陣陣發疼。拐過一個彎,天空?那間黑了許多,更多的烏雲聚集在了一起,壓抑得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。
  突然盛夏的天竟然吹起了寒風,徹骨的寒意瞬息遍及全身每一個細包,小梅連連打了幾個冷戰,恐懼像洪水一樣衝擊著她的心靈,整顆心糾結在一起。
  
  “梅梅…”一聲淒涼聲音響起,那聲音仿佛從四面八方傳來……
  
  “剛子,剛子是你嗎?…”小梅大呼起來,聲音因為激動急劇顫抖著。
  
  “剛子,剛子……”小梅加快了腳步往前跑去。
  
  “梅梅,梅梅……別往裏走了,回去……快回去……!”聲音嘎然停止。
  
  一團霧逐漸擴散,瞬間小梅就什麼也看不清了。她慌了,濃霧中她感覺有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她,使她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,朦朧中似乎看見前面有一個亮點,她好奇地走了過去,一個老婆婆蹲在地上燒著紙,嘴裏念念有詞。
  她剛要走過去,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拽住了她,小梅低頭看見身邊站著一個小女孩。她穿著紅色的裙子,手裏抱著一個怪異的娃娃,沖著她笑。小梅不知道這個小女孩是從哪里冒出來的,這裏房子全部拆遷,已經沒有人在這裏住了,怎麼會有個小女孩在這裏?她拉著小女孩的手,走到燒紙的老婆婆身旁看見婆婆手裏拿著一張照片在哭,那照片上……竟然……是……,小梅猛地回頭,女孩依舊微笑地看著她,那微笑和照片上的微笑一模一樣。
  小梅嚇得頭皮發麻,用力地甩開女孩的手。女孩的笑容消失了,眼睛中竟被一種和年齡不符的仇恨代替了。她本能地躲在了老婆婆的身後,老婆婆慢慢地轉過頭來,她一雙眼睛流出了猩紅的淚水,“碰”地一聲,頭似乎被一把看不見的刀斬切開來,一半就掉在小梅的眼前。

     “ 啊!……”小梅驚叫一聲,雙腿一軟眼前一黑,便沒有了任何知覺……
  等她醒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十字路口處,丈夫蹲坐在她身旁,她激動地馬上坐了起來。想要撲在丈夫的懷裏,可是丈夫竟然用了一種奇怪的姿勢飄離了她的身邊,他的眼神變得暗淡而茫然,他幽幽地說:“我已經死了,你不能再抱著我,會損傷你的元氣。”
  
  “我不信……我不信你已經死了……”小梅激動地喊著,眼淚隨著搖晃的頭四下飛舞著……
  
  “真的,拆遷的時候老闆讓我們炸房子嚇唬不肯搬的釘子戶,可是當時我不知道屋裏還有人,當我發現屋裏有人,而我為了要救她們自己也被炸死了。”丈夫低著頭眼睛裏充滿著悲傷。
  這時一團濃霧快速地飄了過來,濃霧中小女孩微笑著向她們越走越近,當她走近丈夫的時候在她的手裏突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,猛地像丈夫的身上刺去……,丈夫回過頭來,淒慘地沖著小梅大喊快跑……
  小梅心跳得極快,不住地後退。忽然她轉過頭去,老婆婆顫顫巍巍地向著她挪動著步子。
返回列表